当前栏目:考试

董事直指内控混乱,财务依赖“瘦身”,獐子岛会变好吗?

2019年3月22日    文/来自匿名的网友投稿

来源: 新京报网 306

导读:本文是来自匿名的网友投稿,由编辑发布关于董事直指内控混乱,财务依赖“瘦身”,獐子岛会变好吗?的内容介绍

2019年对獐子岛而言可谓是一波多折,全年共获7封关注函、3封问询函;多份财报被证监会认定财务造假,24名董监高拟受处罚,多名高管相继离职;秋季“扇贝突然死亡”续写出“扇贝三部曲”,全年亏损3.92亿元,负债率高达98%……

 

2020年,獐子岛前脚刚在致股东的公开信中表示要“痛定思痛,积极求变”,后脚就因年报提供仓促导致董事、监事表示无法真实、准确、完整,收到深交所关注函。业内专家指出,獐子岛过往已留下不诚信印象,如此多的处罚也暴露其内控问题,如不转变,不排除未来有退出资本市场的可能。

 

董事两度质疑年报内容

 

4月30日,獐子岛发布2019年年报,其营收为27.29亿元,同比下降2.47%;实现净利润-3.92亿元,同比下降1321.41%。对于这份年报,獐子岛董事罗伟新、监事邹德志表示,因4月28日董事会召开前一晚才收到200余页、10余万字的年报资料,13个小时内无法全部看完并保证年报真实、准确和完整。5月7日,深交所就此下发关注函。

 

5月11日晚,獐子岛回复称,疫情影响下,獐子岛已尽最大努力,财务数据外的材料在4月24日晚提供,完整年报在4月27日晚提供。獐子岛承认,管理层在会议材料提交时间、保障董事有充足时间审阅的工作方面有待进一步加强和提升,今后将不断提升信息披露工作质量。

 

实际上,在3月6日回应投资者举报时,獐子岛就曾向深交所表示,当时股东大会材料提交给董事们审阅的时间略有急促,“今后将就此不断完善”。然而,发声1月有余,獐子岛再度上演“紧急提交”材料戏码,并无改善迹象。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如此仓促的材料提交时间显然有悖常理。

 

在年报中,罗伟新、邹德志就已对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2019年年度报告的保留意见表示同意,而在此次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中,罗伟新还补充提出了新的问题。他称,獐子岛子公司獐子岛锦达(珠海)鲜活冷藏运输有限公司已连续2年亏损750万元以上,且净资产仅剩468.04万元,但獐子岛一直未进行减损措施。

 

“鉴于公司管理层屡次失信于董事会,在过去的五年间使公司每况愈下,经营业绩也大起大落,负债率高达 98%”,罗伟新要求獐子岛公开资产减值及成本核销全过程、所有工作细节流程档案、所有参与人员及联系方式、接受所有股东的和监督机构的复核与质询。

 

被指内控混乱

 

獐子岛不仅年报受到质疑,内控问题也再度暴露。此前,会计师事务所也对獐子岛2019年内控鉴证报告出具了否定意见。

 

在上述回复中,罗伟新表示,獐子岛管理层最近召开董事会向董事们披露相关信息都是时间特别紧急,本身说明董事会内部管理比较混乱,要求监管机构对董事会相关负责人问责和追责。


实际上,2019年7月,獐子岛就曾因2016年、2017年年报及2份公告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与24名董监高一同被证监会警告、罚款,其中,吴厚刚、梁峻、勾荣、孙福君等人拟被采取市场禁入措施。

 

目前,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依旧在位,但董事兼常务副总裁梁峻、首席财务官兼海外贸易业务群执行总裁勾荣、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孙福君均已辞去前述职务,选择不再任职或只保留其他职位。而受到警告、罚款的独立董事丛锦秀、首席信息官张戡也已离职。

 

除上述问题之外,獐子岛最为人熟知的还有“扇贝连续剧”。继2014年“扇贝跑了”、2017年“扇贝饿死了”,2019年,獐子岛续写出“扇贝三部曲”,于11月宣称扇贝半月内出现大面积死亡、减值迹象。最终,2019年,獐子岛巨亏3.92亿元。

 

目前,獐子岛已是连续3年被出具审计保留意见。而前两年出具该意见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于2019年下半年与獐子岛分道扬镳。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双方搭档8年后不再合作的原因,可能正是獐子岛层出不穷的财务问题。

 

经新京报记者统计,单在2019年,獐子岛就因业绩下滑、高额负债等问题收到了7封关注函、3份问询函。宋清辉指出,如此多的处罚和关注,除说明獐子岛存在较大内控治理问题外,也体现了獐子岛对于监管机构的漠视。

 

欲通过“瘦身”扭亏

 

接二连三的风波过后,2020年,吴厚刚公开发表“致股东的一封信”。信中,吴厚刚表示獐子岛“暂时渡过了危机”,将“痛定思痛,积极求变。公司围绕海洋牧场灾后重建的核心要务,积极‘调整组织架构、转变发展模式’,对海洋牧场相关单元的海域、业务、人员等经营要素资源进行了再调配,进一步关闭海上敞口风险,压缩虾夷扇贝底播面积”。

 

面对后续规划,獐子岛表示,将继续处置资产进行“瘦身”,并加强土著品种养护的标准建设、扩大种与苗产业规模、扩大海洋食品业务等。2019年12月11日,獐子岛还宣布拟以2800万元借款换取阿穆尔集团10.78%股权,深度运营鲟鱼产业。但在5月11日对深交所的回复中,罗伟新提出质疑,称獐子岛年报对阿穆尔集团的投资收益评估结果,与其经营结果及经营现金流量严重相悖,且对该企业经营情况披露不充分。

 

由獐子岛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可知,相比养殖业务的调整,目前獐子岛还是在靠“瘦身”扭亏。第一季度,獐子岛净利润扭亏为盈至371.39万元,同比增长108.61%,但扣非净利润为-7136.36万元,同比下降57.77%。獐子岛表示,净利增长的主要原因在于转让广鹿岛的4宗海域使用的租赁权暨海底存货交易完成。而在4月1日,獐子岛又宣布拟将子公司中央冷藏75%股权转让给普冷国际物流(上海),预计回收约1.1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银行贷款等。

 

事实上,獐子岛若想东山再起,可谓道阻且长。年报显示,2019年,獐子岛资产负债率达98%。至2020年第一季度,其负债率仍高达97.75%,降幅不到1%,流动资产持续低于流动负债。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獐子岛的问题在于,其过往历史已证明它是一个在地方保护下严重缺乏诚信的企业,此类缺失公司治理透明度的企业不太适合普通投资者关注。而在宋清辉看来,资本市场上,獐子岛已经信誉尽失,很难挽回企业形象。如果持续经营不善,加上证监会最终就相关立案调查事项作出结论性意见或决定,未来獐子岛不排除退市的可能。

 

新京报记者 王思炀

编辑 李严 校对 柳宝庆

本文地址:http://m.hebijiaoyu.com/kaoshi/1003625.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由编辑发布,所有权归河北教育网移动端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河北教育网移动端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5条评价

来自广东省江门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小编太人才了
来自湖南省湘潭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沙发
来自辽宁省大石桥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1111111
来自辽宁省盖州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差点错过了今日的沙发
来自四川省乐山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非常支持小编
来自江西省上饶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板凳~

相关推荐

本站热点